今天復健科會診

為了讓小右好一點

是什麼樣子的殊勝因緣

來到病床邊的復健師

用她的雙手

聆聽身體肌肉的每一個聲音

當她的手來到我頸部的時候

她問我:你有什麼話想說而說不出口的嗎?

我笑著對他說:沒有

在他做身體評估與教導復健動作時候

他很訝異的問我:為什麼可以這麼能夠忍受痛?

我回答他:是練習而來的

她接著問我:什麼樣的練習讓你這麼能夠忍痛

我回答他:一連串的生命功課練習而來的

於是,我們開始了關於身心靈合一的對話

當他離開之後 

但我又回到一個人的病床時光

他的第一個問題又浮現腦海

而思緒又將我帶回那一夜

在蘇菲小酒館醉後痛哭的我

哭的聲嘶力竭、哭的柔腸寸斷

我何嘗不知道為什麼手又發炎了?

我需要時間 接受

我需要時間 沈澱

我需要消炎 降溫

只是夢裏的世界 

該用什麼藥停止呢?

只能耐心以待⋯⋯

等待慢慢消失⋯⋯

創作者介紹

Miao's talk!

kate6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