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懷疑自己不是失血而是肺轉移

怎麼才走一點路就氣喘如牛

每一天每一餐二姐規定我一定要吃COSCO的牛小排

原本僅在特殊節日出現的牛小排

現在竟成了我最怕聽到的三個字

從門診大廳走到換藥間短短不到10公尺

我感覺心臟幾乎快要跳出來了

我輩二姐呵護的無微不至 茶來伸手 飯來張口

要出門專車接送

已經第五天了  我已經想要自己行動了

但好難 好喘 好難過

夜裡只要胸口一有壓迫的感覺總是會驚醒

想到如如24小時活在受限的病床

我這一點點痛又算什麼

29那天門診回家的途中接獲如如姐姐的簡訊

醫師告訴他們如如肝肺都轉移了 結果如如媽媽大哭

我看完簡訊又哭了  不斷面對年輕即將消逝的生命

總是讓我心痛與不捨

我無法不去看也無法不去感覺

但我真的好難過 

一切的一切我都看在眼裡明白在心裡

可是他們卻都還在受苦的當下

寓居於世的受苦生命何時才能離苦得樂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616 的頭像
kate616

Miao's talk!

kate6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