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 讀到朱自清所寫的背影

那時的我沒有太多的感受

因為父親對我而言是那麼得陌生

正面都來不及記住更別說對背影會有甚麼感情

直至成人後  那時爸爸應該已經五十好幾了吧

那時他還想盡辦法要留在船上

有一次送他去搭車前往港口

看著他斑駁的白髮   背著他的行囊  這時才體會到朱自清所寫的背影

今天突然想寫阿爸   因為這星期四早上六點接到奶奶的電話

她應該是等了好久  怕吵到她的孫子睡覺所以才等到六點

奶奶說:恁老爸四點多突然頭暈 全身不能動叫我去叫恁哥哥幫忙叫救護車去醫院

奶奶接著說:到現在都沒消息

查到醫院電話後去電急診室 還好已經沒有大礙

堂哥要我們別擔心 他會在那裡陪爸爸再送他回家

而這不僅嚇壞奶奶也著實嚇到爸爸了 

因為他想到了外公當時可能是因為一個人  才會錯過救他的機會

於是回家後 爸爸交代奶奶他的存摺印章

當然奶奶也交代她自己的  而今天她們兩個當然也又再交代我們

爸爸說:他70歲了 已經活夠了   只求健康死(誰不是這麼想呢!)

他還說他就是怕吃藥 所以才會拼命唸經消業障(我哩勒! 還有這回事) 

就像他以前總說都是他幫我唸經我才會考上高考

 

但是現在的他 和過去是真的不一樣了

他總說錢夠用就好 能付出的時候要多付出

常常騎著歐都拜去探視那些獨居的親戚 

就像當天他從急診室回家後 中午又去摘龍眼分送給鄰居或親戚吃

進家門前 奶奶偷偷得抓住二姐跟她說:她包了一個紅包要給堂哥

她說:她不會打電話給119也不會說住址  要不是堂哥她不知道怎麼辦

而堂哥當然是不肯收  只是真的很感激當下堂哥說讓我們不用請假又義務陪老爸

聽到奶奶焦急又無助的敘說心裡真得很心疼 

於是我們在牆上寫上大大的119  而且告訴她撥出去不用報地址也會找到家

 

而爸爸已經恢復往常   一樣一小杯酒配上他自己煮的菜

一樣開始從菜園摘絲瓜 苦瓜 菜豆 白菜 油菜  小黃瓜給我們帶回台中

而且他自豪的是這些菜都沒有灑農藥所施的肥料都是自家廚餘

他還說要抓溪蝦讓我帶回來養  我看見門前水缸裡諾大一隻蝦子

忍不住跟爸說:這個要是炸一下 再拌四川辣椒 韭菜花肯定很下酒

喵總是忘不了吃這件事  也忘不了再參加喜宴時老爸為我添酒的畫面

 

雖然原來的一家人分散在不同的地方   但我想現在這樣的相處方式對大家都好

而唯一還看不開的大概只有媽媽了!

回到台中 打掃完家裡後我開始料理阿爸給我的菜

現摘的絲瓜以薑絲爆香後佐以枸杞拌炒  加入適量的水

在加入五穀麵線就是一道美味的絲瓜麵線

再將苦瓜切成特薄片後用冰水冰鎮  淋上芥末芝麻醬

小黃瓜切斷拍碎加入蒜頭 辣椒 香油   最後淋上少許醬油

每一道菜都吃的到新鮮 吃得到美味 更嚐到阿爸的愛   是那樣甜美

爸說人要活多久都是註定好的  

是啊!這時候我才有感覺我是他的女兒

因為我們都一樣宿命 認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616 的頭像
kate616

Miao's talk!

kate6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