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竟還要在這深淵裡來回盤旋多久

才能陽光重現

以為控制住了 以為只要不變壞就是好

儘管每一天漫長的工作中 試圖努力保護這隻手

又或者在每一個身心俱疲的日與夜不斷努力著

它 還是又更沉重了  兩手的距離又更遠了

昨天看見一位和我一樣淋巴水腫的病人

戴著口罩 低著頭 那種無奈又無力的眼神

叫我好心疼!

同事說:她都不太說話,而且手已經腫的舉不起來了!

偏偏人工血管又裝在手肘處  連彈繃或彈性袖套都無法戴

我牽起她的腫到像發酵的手掌 輕輕摸著

妳一定和我一樣吧!

為什麼窗外的天空那麼的藍

天空卻一直下雨

如果淋巴結可以和淚腺吻合

那沉積在皮膚下的水 就有出口了吧!

那我的手就會好了吧?!

 

 

創作者介紹

Miao's talk!

kate6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